更專業的餐飲媒體
投稿

“野味”風波下,一位餐飲老板的生死自救15天

楊不然 · 2020-02-10 21:36 來源:紅餐網

疫情爆發后,禍亂之源“野味”再次被推至風口浪尖。全國各地紛紛開展了嚴肅的整治行動,嚴查野味產業鏈,與野味相關的餐廳、菜品等統統被叫停。

和野味青蛙一字之差的牛蛙,也一度卷入了禁售風波。主營牛蛙菜品、擁有近200家門店的蛙來噠,也險些遭遇一場滅頂之災。

“太好了!太好了!”

2月8日早上,看到朋友轉發過來的“緊急通知”后,蛙來噠創始人羅清近日來懸著的心終于落定了,官方發聲了,牛蛙不是野味,不在禁售之列!

她馬上把鏈接轉發到公司高管群,做成相關的簡報,把簡報和通知文件一起發給了全國所有門店負責人,好讓他們第一時間安下心來。

這15天來,牛蛙禁售風波鬧得滿城風雨、人心惶惶,這下終于可以告一段落了。

△羅清和她的團隊

自1月23日得到相關禁售消息后,羅清這15天的經歷,就像過山車一樣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跌宕起伏。

1月23日  

羅清最早收到牛蛙即將被暫停銷售的消息,就在這一天。

當時,東莞萬達店的店長和她反饋,當地市場監督管理局的人來商場了,逐個餐廳通知,非家禽類的其他動物產品一律暫停銷售,包括牛蛙。

△蛙來噠東莞萬達店

聽到這個消息時,羅清其實沒有慌亂,她覺得這應該只是疫情特殊時期下的特殊管控行動,自己做牛蛙十來年了,很清楚牛蛙的產業鏈。

作為典型的經濟型養殖水產品,牛蛙從育苗、養殖到銷售整個供應鏈都非常清晰且成熟,不存在灰色地帶,也和“野味”扯不上邊。  

雖然不擔心牛蛙會被當成野味禁售,但疫情日益嚴重,病毒源頭又還沒有找到,消費者對食物越來越謹慎,品牌加盟商們也如履薄冰,這種情況下,任何一點點謠言都可能對行業、對品牌造成巨大的傷害,更不要說牛蛙將被禁售這么大的事了。

權衡分析了一下利弊后,羅清和團隊決定,需要認真對待、處理這件事。找準源頭,直接對接,誰發的通知就直接和誰溝通。

當天下午,公司相關人員緊急趕制了一份說明文件,將牛蛙的養殖現狀、產業鏈結構,以及蛙來噠的品牌介紹、生態化養殖基地介紹、門店牛蛙食材的第三方檢測報告等信息清清楚楚、毫無保留地列舉了出來。

△蛙來噠牛蛙相關的檢測報告之一

隨后,立刻轉給東莞門店負責人,遞交到東莞市場監督局,同步進行相應的溝通和說明。很快,東莞市場監督局就回復了:可以繼續售賣。

皆大歡喜后,羅清以為,這件事應該就這么過去了,畢竟其他地區的門店也沒有再收到類似的通知。

1月26日  

當天,鑒于疫情發展狀況,蛙來噠宣布全國門店休市。就在這個時候,禁售風波再次卷土重來。

廣州、佛山等多地相關主管部門陸續通過微信等渠道通知當地門店店長,配合疫情防控,暫時停止銷售牛蛙。

△一些門店在微信上收到了相關部門的通知

與此同時,美團餓了么各大外賣平臺也跟進,暫時下架了門店內的牛蛙類產品,并表示得等到疫情結束后,相關主管部門有一個明確的態度時,才能上線恢復。

對主管部門防控疫情的舉措,羅清舉雙手支持,何況蛙來噠全國門店已經休市,完全可以配合相關防控工作,受到的影響也不會太大。

但是,蛙來噠最終還是要開市啊,牛蛙暫停銷售要到什么時候?相關部門對牛蛙的真實態度是什么?這些問題不明確的話,很多事情都沒法跟底下的員工解釋。

羅清決定就此事去跟市里的主管部門溝通一下,親自了解清楚相關政策的具體情況。

1月27日

大年初三,留守在深圳的加盟部總監楊靜,帶著之前準備好的文件資料,去市場監督管理局拜訪,但遺憾沒有見到相關的負責人。

1月31日  

大年初六,羅清與楊靜兩人又去跑了一趟。這次終于見著了相關主管部門的負責人。

和市領導一番溝通后,羅清獲得了2個非常重要的信息:

  1. 主管部門明確指出,相關通知文件中野生動物名錄里的“蛙”類,并不是特指牛蛙;

  2. 疫情期間情況特殊,對牛蛙的管理會比較嚴苛,但疫情過后,會放開銷售,主管部門會進行相應的解釋和溝通。

這兩個信息,就像2顆定心丸,讓羅清感到安心了許多。

公司很快將溝通得到的信息做成了一個簡報,發送給各門店負責人,讓大家不要慌亂,不要有過多疑慮,更不要到處申訴,給政府添亂,安心休市等待疫情過去。

2月3日  

當天,一份網絡流傳的廣東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發的“紅頭文件”,再度引發了軒然大波。文件赫然寫著:禁止經營銷售蛇類、牛蛙等野生動物,發布人為廣東省市場監管領域相關領導小組辦公室。

△網絡上流傳的“紅頭文件”

有門店店長也將這份文件發到了蛙來噠總部,并表示是當地相關部門發到門店的。

羅清看到那個文件,覺得有點蹊蹺,內容是紅頭文件沒有錯,而文件正文并沒有指明說禁止銷售牛蛙,在正文結束后另起一段備注了一系列禁止銷售的名單。這段文字的字體、格式都和正文不一樣,明顯是后期加上的“注解”,跟廣東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發的紅頭文件并非完整一體的。

△最終證實,這份才是官方實際正式發布的文件

羅清和門店說了自己對文件的理解,同時,將該文件同步發給了相關主管部門求證。她確信這份文件有一定的出入,事態并沒有那么嚴重,盡管此時,焦慮的情緒已經充斥行業。

不過,就在當天晚上,發生了一件真正讓羅清焦慮的事,大眾點評相關負責人來溝通說明,接到相關通知,要屏蔽蛙來噠全國各門店在大眾點評上的 信息。  

蛙來噠品牌部的同事和對方溝通到2月4日凌晨,對方仍表示沒辦法。

2月4日  

大眾點評真的直接屏蔽了蛙來噠所有門店信息。與此同時,其他和牛蛙相關的品牌餐廳信息,也統統被屏蔽了。

△當天,大眾點評開始無法搜索到牛蛙、田雞等關鍵詞

到這一步,羅清覺得事態有點嚴重了。

線下門店、外賣平臺暫時不能售賣牛蛙相關產品,在全國餐飲業都處于停業期,這些停售對門店和品牌影響有限;但大眾點評上的品牌信息被屏蔽,這可是大件事!

很多消費者還不清楚情況,一旦看到大眾點評下架了相關門店,很容易產生不好的誤解,對品牌聲譽造成巨大影響。

原本疫情之下,蛙來噠直接虧損已經近兩三千萬,未來要扛過去已經很不容易了,如果此時品類、品牌聲譽再受損,無異于雪上加霜!等待疫情過去,蛙來噠要恢復生機將面臨巨大的困難。

必須自救!

2月5日  

2月5日上午,羅清想辦法與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取得了聯系,進行了情況匯報和溝通。

這次,她再三表明,蛙來噠支持、配合疫情期間禁售相關產品,但如果相關平臺上的門店信息被撤下,會對品牌聲譽造成難以挽回的傷害,門店很可能會因此扛不這個寒冬,希望能得到主管部門的支持與幫助,恢復大眾點評的品牌上線。

讓她欣慰的是,這個請求得到了省主管部門的明確回復:特殊時期可以下架線上、線下相應的菜品,但品牌門店其他經營應該不受限制和影響。

當天下午,大眾點評終于恢復了蛙來噠全國門店的品牌信息,避免了一場更大的傷害。

△大眾點評恢復上線蛙來噠門店信息

2月5日  

2月5日時,一些大眾媒體、自媒體開始就網路上流傳的拼湊版“紅頭文件”進行大肆報道,傳播“牛蛙是野味”“相關部門宣布禁售牛蛙”“牛蛙即將從餐桌上消失”等聳人聽聞的信息,在公眾間也引爆了這場風波。

蛙來噠品牌部監測到,當天微信上“牛蛙即將從餐桌上消失”相關的內容轉發量就有十幾萬,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公眾、品牌商甚至上游養殖戶的恐慌,給整個牛蛙市場帶來了非常巨大的影響。

2019年牛蛙整體產量近50萬噸,品類相關門店近2萬間,涉及產業鏈產值超1000億,從業人員過100萬。眼看這個龐大的產業就要被謠言搞亂,整個牛蛙產業鏈的相關企業都被迅速推動起來。

包括養殖合作社、水產公司、大型飼料企業、餐飲同行牛蛙品類企業在內的很多人紛紛找到了羅清,討論商量此次停售事件的發酵如何應對。

羅清也意識到,要保護這個產業,靠一個人、一家企業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,必須推動全產業鏈的相關企業、品牌一起!

她告訴大家,各方必須一起去努力推動這個事情的解決,各自向自己的上級主管部門遞交資料、溝通申訴。

與此同時,蛙來噠品牌部的同事也親自去和某些媒體溝通,說明主管部門的發文內容并沒有明確野生的蛙是指牛蛙,要求媒體撤銷“牛蛙即將從餐桌上消失”相關的不實報道。一些媒體求證后,次日即刪除了網路上的相關報道。

2月6日  

和上下游企業、各大媒體溝通斡旋的同時,羅清和團隊也同步在做一個工作:大量收集、查詢牛蛙相關的歷史文獻、期刊雜志等資料,深入研究牛蛙品類的前世今生,從源頭上打消公眾對牛蛙的疑慮。

△羅清在研究的牛蛙相關期刊文獻

研究資料時,羅清發現,牛蛙根本不是中國的本土物種,而是50年代國家為了實現水產品出口創匯,專門引進的經濟型養殖水產品種 。

國內第一批牛蛙是1959年中國政府從古巴引入內地的,定位是經濟型養殖水產品。當時很多地方都設立了國營養殖場,用小蟲子等“活餌”養殖牛蛙,意欲出口創匯。但活餌養殖不穩定,因此一直都沒有形成規;B殖,牛蛙的產量也很低。

80年代末,廣東省又從美國引入了新的一批牛蛙種,后來借著飼料工業的發展,開始用飼料養殖牛蛙,逐步形成了規;B殖,但當時產出的牛蛙主要供應出口外銷,在國內市場不溫不火。

直到2015年,蛙來噠率先將牛蛙打造成一道單品爆品,才真正帶動起國內牛蛙品類的熱潮。眾多品牌跟進后,牛蛙產業鏈也跟著紅火起來,上下游產銷兩旺。

總之,牛蛙作為經濟型養殖類水產品,在中國的每一個發展階段都有清楚的文獻記載,不存在任何說不清道不明的問題,根本不用擔心。  

徹底捋清牛蛙在國內的發展演變進程后,26日凌晨,羅清特地開了一瓶好酒慶祝,并發朋友圈感慨道;“做哪行就要成為哪行的專家”。

在這之后,無論一些不實的輿論再怎么傳播發酵,羅清都冷靜地跟門店保證,牛蛙品類不會出問題,疫情過去后,一定可以恢復銷售。

2月7日  

2月7日,廣東省農業農村廳發布了一則緊急通知,沒有將牛蛙列入野生動物,不在禁售之列。

△廣東省農業農村廳發布的緊急通知內容

相關部門發聲后,羅清連日來懸著的心也終于落定。

接下來,她打算持續和相關部門溝通,落實恢復開市后的一些具體事項,比如是否可以直接開市正常銷售?是否需要進行一些相關報備等。此外,和各大外賣平臺溝通,申請恢復被下架的產品。

在她看來,只有做完這些,這場風波才算徹底告一段落了。

經過這么多天的波折后,羅清內心更堅定了3點:

  1. 牛蛙是一個非常好的品類,符合健康飲食的趨勢,而且產業鏈已經相對比較成熟,產供銷打通以后,會形成一個非常好的產業;

  2. 看好、選擇了一個品類,就要成為這個品類的專家,把品類存在的一些隱患認真了解、處理好,才能實現長期發展;

  3. 牛蛙需要正名。

以上,就是蛙來噠創始人羅清向紅餐網(ID: hongcan18)講述的,她這15天的真實經歷,真實還原了一場發生在疫情之下的牛蛙禁售風波。

寫在最后  

餐飲人都說2019年很難,不料2020年變本加厲,剛開頭就遭遇疫情的當頭一棒。疫情沖擊下,各個品類都無法獨善其身,那些與“野味”有牽連的品類更是遭遇了滅頂之災。

某種程度上,羅清的這“生死15天”,不過是千萬個在夾縫中求生存的餐飲人的縮影。

因為本次疫情爆,大眾對“野味”這個傳染源口誅筆伐,牛蛙品類也一度被誤以為是“野味”而遭禁售。

這場風波在平息前,經營牛蛙的餐飲老板以及上游養殖戶等人人自危,絕望、悲觀、不甘等各種復雜的情緒彌漫在行業中。

針對這場風波,紅餐網創始人陳洪波表示,疫情之下,全國各地嚴打“野味”值得贊賞,但“一刀切”全面禁止除常見家禽外的所有動物制品銷售的做法值得商榷。

人工養殖的動物,包括牛蛙、蛇、泥鰍、黃鱔、水鴨、甲魚等,養殖技術已經相對成熟、檢疫標準也日益完善,是不少養殖戶創收的經濟型農產品。

如果草率地把人工養殖的動物判定為野生動物來全面禁售,將會對餐飲行業、相關餐飲人以及養殖戶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。廣東省農業農村廳發布緊急通知的舉動,就體現了政府服務的速度與務實態度。

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上看,這“生死15天”也是羅清求生與奮斗的15天。不要慌亂,積極自救,最終贏得轉機。這樣的努力,同樣值得廣大餐飲人借鑒。

畢竟夾縫中求生,不是為了一直在夾縫中,終究是為了求生。還要活得好!

寫個文章不容易,求打賞

  • 收藏

寫評論

條評論
    贵大网球吧 手机版炒股软件排名 山东11选5人工稳定计划 足球彩票 炒股是什么意思 江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我 股票配资利息一般是多少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河北20选5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定牛 喜乐彩中奖金额表对照表